场刊

整理时候突然想到的,因为堆一起,很重。
场刊真的很有分量啊,平放倒觉得没几本的。
100305_222418.jpg

上:音乐之声 剧院魅影 狮子王 42街
下:发胶星梦 2009ENDLESS SHOCK 歌舞青春 猫

42街的真是薄的可以,不过不花钱,是免费派送的。其余都是买的。
SHOCK应该是最贵的一本,毕竟远渡重洋带回来的。
场次上,剧院魅影看了2场,SHOCK看了3场。
少了一次猫,因为那时候SARS,被关回学校了,也少了一次妈妈咪呀,(⊙o⊙)…忘记买票子,就忘记去看了,然后就整个错过了。很囧。
09年初,在东京路过四季剧场看见狮子王的招牌,好有爱的,因为我看过,(*^__^*) 嘻嘻……
什么时候西贡小姐来啊,或者悲惨世界再来一次吧,或者窈窕淑女啦,芝加哥啦,随便啦,想看音乐剧啊!!
更想看SHOCK!

附送SHOCK场刊照一张(2008 2009 2010,08年的后面的白色信封里面是学年历)
100305_222913.jpg

海南三日

公司组织的,清早的飞机,带着睡意到了那里。

除了热浪还有闷湿的空气,不习惯啊!

有点汗的旅游午餐并不太影响心情,特别前往亚龙湾的酒店路过那如时空隧道般的山路,两旁的行道树遮盖了天空却挡不住边上农田的风景。可惜这里没有春季也没有秋季,不然两旁开满鲜花或者满是落叶该是何等美丽。
100227_200729.jpg

酒店不错,可惜不是海景房,算了。公司请客,就不要太多要求。换了凉拖就往海边去了。
100226_134641.jpg
P1040235.jpg

亚龙湾的海,总觉得张扬。都知道这里贵的是沙,但是这海似乎时刻要提醒你他的存在一样,一浪高过一浪。让我不由得总想起菲律宾薄荷岛的海。那样婉约宁静,带着害羞的感觉。果然各地的海都有不同面啊。
100226_153427.jpg

晚饭坐大巴去了一个优点冷僻的饭店,饭店门口竟然有这几头牛犊,可惜味道实在。。。于是没有靠近。晚饭除了饭店名菜的猪肚还有各类海鲜,这次海南海鲜真的吃到饱。还喝了一点海马酒,中药味道很强烈,于是一小杯,我三口下肚,就想换可乐。那酒度数倒还好33°,只是喝快了,让我后面还是感觉到一点酒精的力量的,不过喉咙和胃很暖,看来真的有药性的。

回到酒店,打开电视,就看见了鹅歌,哈哈哈哈哈,老天对我真好!马上电话连线企鹅,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去了蜈支洲岛,陪着阿姐他们参加了岸潜,这个又不由得和菲律宾比了。也许我们潜水的时候还不到中午,水底还是偏暗了,但是色彩度真的没有那里漂亮啊!鱼的颜色也好,珊瑚的颜色也好,海水的透明度也比不上,果然污染再所难免啊!╮(╯▽╰)╭,我想念菲律宾的海,西,我们什么时候再去一次看看吧!潜水结束,带着不会游泳的金大姐挑战她的第一次下海。蜈支洲岛的海浪没有那么强大,有点小孩子玩耍的感觉,总是在逗你玩,偶尔有累了休息的时候。于是我们利用那个时候稍微教她闷水,她竟然从熊抱般的抱着我到可以稍微适应了。
P1040268.jpg
P1040267.jpg
P1040270.jpg
100227_132907.jpg

回到酒店,我们决心挑战一下亚龙湾的,事后发现真是错误的决定。连续的几个高过头顶的大浪袭来,阿姐不只是熊抱那么简单了,直接把我扑倒在海里,我挣扎起身,又被她勾住脚一个猛摔,终于挣脱起来,发现身上啥都麽了,我的游泳眼镜,我的发圈,全部被亚龙湾吞噬了!大海啊!要礼物不是这么要的啊!

第三天,丰盛早餐之后,拍了集体照。酒店早餐真不错,虽然百来块是肯定吃不回来的,但是很满足,果然五星级酒店好啊!我们部门几个市区自由行,准备好目标就是河西路的海鲜排挡,过来当然吃海鲜。好不容易找到了,没办法,都没准备地图,这次怪我准备工作没做好。不过比价来比价去,去了春园对面的一家吃。钉螺不实惠,银花鱼鱼肉偏粗,果然不能买便宜的,鸡腿螺还是蛮好吃的,海胆炖蛋,其实我喜欢生的,濑尿虾真的吃到饱啊,真好吃,花蟹很嫩很好吃,芒果汁和菠萝汁也不错。一直在吃海南四大名菜已经吃到囧了,还有那个四角豆子,终于有一顿是没看见那四个菜和那个蔬菜的,我的胃很满足。吃饱了,隔壁明珠广场买了西西要的椰子糕还有椰子糖,椰子粉啥的。然后和阿姐去了第一市场,给老爸买了花衣服当夏季睡衣,顺便买了2个杨桃,我就爱吃那个,其余水果我嫌沉,一律不带!
100228_131601.jpg

要说这三天,最囧的估计就是机场了。和企鹅一个电话之后就听见飞机没到要延迟的消息,这个霉嘴巴啊!她上次和Kira两人在白云机场被滞留5小时,我这里听见的是暂定两字。我囧了。而且凤凰机场那个烂啊!厕所可怕的我不敢再去想,人声鼎沸的候机厅,就跟火车站一样!嫌重没带电脑,现在后悔了。只能靠着手机过活! 终于广播说是延迟3小时了,还换了登机口。问题到了更换的12登记口,发觉前一般去天津的人还没走!于是无可避免的吵架了。我们坐到了13号口那里,发现13号口的屏幕竟然关了,为嘛非要安排我们的飞机去那个口登机啊,前面该10点飞的,到11点还没走呢,为嘛不能让我们11点飞的去空的登记口,这安排的实在疯狂。终于前面一半天津的取消了,安排他们去酒店了,其实我心里有想法还不如取消了呢。11点半飞上海,到家得多晚了呀!

事实证明,我没有那命。到上海半夜2点多,等行李,出去,差不多2点半了。然后我们5人一辆的,到家3点多。快4点上床!!!真是太辛苦了啊!所以我讨厌红眼班机!!

两篇。。。

篇一 最近难道遭SG?

真的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哦。从还没过年去渣打解冻开始,难道就预示着我被SG了?老大,我真的没对你如何啊,虽然写文写一半不满意就坑了,但是我又在考虑平坑,还你记忆的。再说渣打事件在我写文前啊!我不明白了,真的不明白了。

渣打解冻那5W,弄得过了快1个月,铁旅的老总签字总不对,这次又退回去了,我已经没想法了。估计旅行社的陶GG和渣打的刘MM一样吧。然后因为那两位的态度还蛮好的,弄得我想发飙都没办法。囧啊~ZHUZHU说我这样不行啊,我也觉得,我准备这礼拜还是不行,我直接拿着那份东西,杀到铁旅公司直接找他们老总签字,TMD,最好录个相啥的,让渣打看清楚,确实找了他们老总,那个字是他们老总的。MD,真的不想爆粗口啊!╮(╯▽╰)╭

接着最近事情一堆一堆的,问题总是不能完结,我怒了!真的怒了!但是光是对自己生气也没办法啊,就是没精神做啊!这样不行啊!该交给钢筋翻样的东西还没给,他那里图纸也没还回来,我这里尴尬了。。。而另个项目的事情也很烦。似乎3月份并不好过啊!╮(╯▽╰)╭,但是这个似乎自找的。。。。555555555555

然后今天GD去了,momoko、you、jill,企鹅发烧没去,所以和这三人的组合对我来说挺新鲜的。大阪烧的地方还不错,下次我们几个可以去。谢谢YOU给我带场刊和LUSH,真是太麻烦了。momoko说没吃饱,然后我和YOU和她走到车站的时候去了唐纳滋,又聊了很久,很HIGH,果然他们的看CON啦SHOCK啦话题说不完的。回家路上和企鹅打了很长的电话,在怨念24CH的结束,我真的第一次有想法对朝日上RS哦,╮(╯▽╰)╭真的没有OFFER,只能撑半年,虽然他打过预防针,但是还是郁闷。太郁闷了!陆家嘴换车天还很好,突然闪电了,大暴雨了。。。。囧了。。。。衣服头发湿了都酸了,但是场刊和袋子怎么办啊!还好快到家老爸来电话,给我送伞,不然杯具了。还有有淋到一点啦,不过很好了。虽然袋子的一角稍微有点点杯具。╮(╯▽╰)╭

堂本光一,你好帅!堂本光一,你真的好帅!堂本光一,你的狗闺女最可爱,天下无敌的可爱!

老大不要SG我了啊——




篇二 整理

为了把袋子和场刊放进抽屉,我又整理了,意外发现自己音乐剧场刊好多哦,下次来个大公开吧。每一本都有回忆啊!
而且最早的音乐之声的竟然有点泛黄||||杯具啊!于是把茶叶包里面的干燥剂放进了抽屉,看来下次买吃的啥的,里面的干燥剂就留着,场刊和杂志很重要的啊!

突然发现自己行李啥的都没整理。。。。那个拖鞋得找出来啊,不然明天来不及吧||||杯具啊,突然发现不去海南应该也蛮好的,╮(╯▽╰)╭,为嘛要去啊!都是事情,╮(╯▽╰)╭,真能放的下心轻松一下吗?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随便想想的

光一捏紧了拳头,低下头,说道:“TSUYO,我们似乎不能再当相方了。”

刚背过身去,手指抚平耳边被风吹起的头发,“那么,我们就解散吧——”,说完,抬头望向天空。


镜头放大,凝望的没有天空,而是后台乐屋天花板。。。。
躲在一角的MA小心的关闭操控的电风扇,不知道这次的风力风速,前辈是否满意。。。。

身后的光一满头黑线,“TSUYO,解散的NETA我们玩了很久了,换其他的好不好?”
“诶,光一觉得不好玩么?我还在想是不是我说完,看向天空的时候,我是不是该含着泪水?”转身过来的刚大眼睛充溢着跃跃欲试。
“都可以哦,那么我们就再尝试一下吧!”




那啥DB的未公开REPO看完突然脑内的画面,老二也许不一定是悲情控,我是,成了吧!
随便YY的,切勿当真,仅供娱乐!

SHOCK首日&情人节贺文

人家想写长篇诶,不过估计说的也就是一天里面的故事,所以应该也就是中篇罢了。满久前就开头了,但是一直没想完整故事,但是2010/2/14这个一定要放点啥上来,为了攒RP,可是好像一上来就让老大出了点意外||||这个结局其实很好,应该没啥吧。尽量早点把结局写出来,也应该没啥吧||||我会努力的。要是可以,我应该能日更!反正更给自己看,没啥没啥!


情人节

1
白墙,白床,普通病房。

床上的人,清瘦的身体套在宽松的白色的病号服中更显得瘦小,并未如预想那般还在熟睡,而是环抱双膝坐在床上,浅褐色头发衬着白皙的脸庞,没有多余表情,深思的眼神透过窗外望着,但是看什么呢?

窗外被临墙而植的高大杉木遮挡着,连天空都看不完整。随着眼神的方向定睛看去,才发现一对麻雀真无声的互相梳理着羽毛。突然一阵风吹过,惊扰的鸟儿瞬间飞离“哦——”,忍不住发出了声响。视线转移到病床上的人时,发现他也在看他,顿时脸颊微微的发烫,习惯性的摸着鬓角, “你醒了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正式踏进病房,带着偷窥恋人被活捉的窘状,但仍旧未忘记与生俱来的絮叨本领,把玩着手里的罪魁祸首,“你啊,都过三十了,怎么走路也不注意呢。不过高空掷物的人真的好缺德哦,好好的木头熊玩偶也会随手扔,木头哦,虽然个头好大,但是分量到是不重啦。你是不是会想重力加速度问题,我明白的啦。别看是木头的,高空下来还是会砸坏人的,不砸到小朋友也砸到花花草草啦。还好没啥流血事故,怎样,头还疼吗?”说着,一只手摸上了对方的额头。没有忽视手下微微退让的小动作,对上了清冷略显茫然的眼神,“不疼,但……你……是谁?医生?”

只是想乘着工作空隙来看看住院中的恋人的J大综合医院儿科大夫堂本刚的招牌笑容瞬间僵硬。。。。(⊙o⊙)…失忆?!USO——

“刚——KOCHAN竟然连我都不认得了,今天准一莫名的生我的气,现在KOCHAN又不认得我了,刚,我好欲哭无泪哦——”满头黑线努力避让着长濑大狗的鼻涕眼泪,堂本医生想着你满脸鼻涕眼泪,欲哭无泪是我。。。。。抬眼望着给恋人看诊中的亲友,心中真是五味陈杂。情人节的早晨,睁眼互道早安的亲吻,一同上班的亲昵,甚至偷偷藏起来的准备晚上惊喜的巧克力,如今却成了讽刺,谁叫恋人午休从一起吃便当的湖边先走一步,被医院大楼不知道是哪个科室窗户扔出的木头熊玩偶给砸了正着,失忆中,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更不要提他这个已经相恋十三年的恋人。

“光一因为脑部受了轻微震荡,所以造成暂时性失忆,应该会回复,只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冈田准一拍拍堂本刚的肩膀,完全忽视边上仿大型犬的急诊大夫的哀怨眼神,“努力尝试找些以前的话题,带他去熟悉的地方,估计有了刺激他会想起来的,作为主治大夫,我只能做到这些了。我很抱歉。”堂本刚听着冈田的诚恳的道歉,想着不愧是我的大亲友,如此的负责,十分感动,“小准,你已经帮了很多了,不必介意。”我一定会让KOCHAN想起来的。

看着冈田走出病房,长濑跟了出去,喊着“准一,你到底生气到什么时候啊,而且你为什么生气啊——”但是马上被急诊寻呼叫走了。终于落单的冈田长松一口气,捏紧了口袋里面的小小的木头熊玩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