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都是FALLING惹得祸

老旧的通风扇缓缓地斩切着透进的阳光,一人缓步的挪向还算整洁的吧台,扭开一盏缀满贝壳的台灯,透过微晕的灯光看见酒架上各色各型的酒瓶,3张圆形木桌,配上12张木制背椅,墙上的阴影里满是废弃车架装饰。

“诶~就是这里啊,你没找的没错吧~现在酒吧也修车?”

“难道修车的就不来酒吧?”

随着门上铃铛的响起,吧台后的忙动的身影停了下来,看着被那台灯呻吟般的光线照亮的一张刚正不阿的脸,圆圆的脸有一丝迷惑,稍稍歪歪脑袋,软糯的声音说着:“不好意思。还不到营业时间哦。”

“MASTER,是我。”不阿青年身后突然冒出一张黝黑猫脸,“这是我朋友大头,想找老板。”

“翅膀啊,好久不见了。”被叫MASTER的人认出了熟客,闪着亲切的微笑,在吧台后熟练操作起来。“老样子?你朋友呢?”

“恩,他和我一样就好。你还没说老板呢,他今天来不来?”大头看着翅膀拿出烟,递给MASTER一支,给他点上火,似乎十分熟悉,心想怎么又是老板又是MASTER的,微微皱起眉头。

MASTER“嘶——”缓缓吐出一口烟,似乎久违的享受,“那个日子。快回来了。你这位朋友找他。。。”

“还不是为了整修整修”

“你知道他的规矩”

“知道,但是他也许会例外。MASTER,你不知道,他可是KD的狂热粉丝哦~老板收藏了那么多KDLOGO的车架,同是KD的饭,应该会通融吧。”

MASTER因为这句话,抬头看向一边迷糊状的大头,叼着燃着滤嘴,胡渣掩盖下的富士山嘴唇展开玩味的笑容。 “哦~~”

“翼——”大头青年被那大眼MASTER注视了一把,脸微微红热。“我就是崇拜他,不行吗?”

“没有不行,只是十年前无恶不作的黑社会暴走族还有人记得还说崇拜。你很有趣啊,小朋友。”

“他不是。就算无恶不作,也是为了生存,再说他只要够快就值得我崇拜。”

“对,对,你崇拜,但是不用乙女般藏着人家的照片。”

“恩?”吧台后人似乎有了兴趣

“真的哦,就藏在这里”翅膀乘熟门熟路的从被揭穿秘密正傻愣的大头身上摸出一张旧黄照片扔在吧台上,并用背后阻挡着大头的反抢。“而且还是一张连脸都看不清楚的照片。”

旧黄照片上似乎是某一处后巷,背光加上估计拍摄器材老旧,只能看见一个人,斜靠在墙上,右手夹着一根点燃的烟,烟头是照片上唯一的色彩,昏暗光线中人脸虽然不能完全看清,却可以看出这人抬起下巴正呼出烟雾,仰起的下巴有着漂亮的折线,额前留海完全盖住眼睛,整体感觉清冷孤傲。

一口烟慢慢吐出,烟雾撩过桌上的照片,人得眼神也似乎迷离起来。。。。

往昔就是这样被记起的吧~

路旁被不良少年们欺负的孩子,偶遇的2个少年相互对望的那一眼,一个微笑,一个点头。一个抱起孩子,一个推到路边整排的脚踏车,接着跑!没有一丝多余和迟疑。无论是油光的发型和鬓角还是飘逸的中分长发,洋溢的都是年轻的张扬。

然而,只是相遇不代表开始。

飘逸长发被剪短套上了摩托头盔,从形单只影的孤骑发展到被可以照亮整条大道的无数车灯尾随,果然第一快的暴走族要的就是气势。

头发早已不再油光,鬓角确实依旧,略显稚气微笑配合着闪着阳光的警徽,毕恭的姿势,坚挺的背影,果然努力声张正义就是青年警官的理想。

可是最大的果然应该是那个,重逢,那个才是命运的开始。

后巷的规劝,靠近的距离,引来了禁忌的相濡以沫,但是比起耳边斯磨,还是拳头来的更快。年轻着,就是冲动的

想到这里,MASTER捏着冒着缕缕烟丝的半支烟,放松表情,微微一笑。

“MASTER,你想到什么了?”吧台前的两人已经恢复安静。

“没什么”

“MASTER,你说KD后来还活着吗?有人说他在警方那次围剿中死了,有人说他带着他的爱人跑船走了,有人说他用一条腿脱离隐退了。到底哪个是真的呢?”

“萨~”MASTER抿嘴微笑,大眼闪着无辜,耸耸肩膀,摊开手掌,还不忘夹着那半支烟。

“你不能抽烟,又忘了?”

手指中的烟被夺去,吧台前两人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而被喝责又被夺烟的人则似乎没把身后的人严肃的表情当回事, 转身,微笑,勾手臂,“你回来啦,复诊怎样?”

“没事”低头回答的声音微微泛暖。

“他们两个找你,等了很久。那个翅膀的朋友,是KD的FAN哦~”

“老板,你回来啦,我是翅膀,上次有见过哦~”

“门口那车是你的?”

乌黑的眼珠散出冷冷的目光,加上冷冷的声音让大头只能傻愣的点头,更加让他傻愣的是被称为老板的人那张即使留下岁月痕迹仍旧俊美秀气的脸上一条狰狞疤痕很不协调的显示着存在感。

“把车停到后面仓库去,等着。”

“诶 ~不是不随便碰车吗?”软糯的声音带着玩笑的语调。

老板转身对着MASTER,声调明显抬高,“那车真不错,V10引擎。。。”

“不要听,听不懂,随便你,我又没拦着你。。。。台子收好再走,听见没~”

“知道了~~”

跟随者翼准备走出小酒吧的大头,迟迟没等到老板移动的声音,听见身后“叮——”打火机合盖的声音,接着“嘶——”一身轻叹般的呼气声,回身看了一眼,刹那间定住。

晕暗的灯光下,靠在酒架上的身影,右手上夹着的亮红的烟头,手指拿着那张原本在吧台上遗忘的照片,低视的目光抬起,下巴微微扬起,展现出漂亮的折线,轻轻的吐出的烟雾——

时间就这样重合——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