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篇。。。

篇一 最近难道遭SG?

真的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哦。从还没过年去渣打解冻开始,难道就预示着我被SG了?老大,我真的没对你如何啊,虽然写文写一半不满意就坑了,但是我又在考虑平坑,还你记忆的。再说渣打事件在我写文前啊!我不明白了,真的不明白了。

渣打解冻那5W,弄得过了快1个月,铁旅的老总签字总不对,这次又退回去了,我已经没想法了。估计旅行社的陶GG和渣打的刘MM一样吧。然后因为那两位的态度还蛮好的,弄得我想发飙都没办法。囧啊~ZHUZHU说我这样不行啊,我也觉得,我准备这礼拜还是不行,我直接拿着那份东西,杀到铁旅公司直接找他们老总签字,TMD,最好录个相啥的,让渣打看清楚,确实找了他们老总,那个字是他们老总的。MD,真的不想爆粗口啊!╮(╯▽╰)╭

接着最近事情一堆一堆的,问题总是不能完结,我怒了!真的怒了!但是光是对自己生气也没办法啊,就是没精神做啊!这样不行啊!该交给钢筋翻样的东西还没给,他那里图纸也没还回来,我这里尴尬了。。。而另个项目的事情也很烦。似乎3月份并不好过啊!╮(╯▽╰)╭,但是这个似乎自找的。。。。555555555555

然后今天GD去了,momoko、you、jill,企鹅发烧没去,所以和这三人的组合对我来说挺新鲜的。大阪烧的地方还不错,下次我们几个可以去。谢谢YOU给我带场刊和LUSH,真是太麻烦了。momoko说没吃饱,然后我和YOU和她走到车站的时候去了唐纳滋,又聊了很久,很HIGH,果然他们的看CON啦SHOCK啦话题说不完的。回家路上和企鹅打了很长的电话,在怨念24CH的结束,我真的第一次有想法对朝日上RS哦,╮(╯▽╰)╭真的没有OFFER,只能撑半年,虽然他打过预防针,但是还是郁闷。太郁闷了!陆家嘴换车天还很好,突然闪电了,大暴雨了。。。。囧了。。。。衣服头发湿了都酸了,但是场刊和袋子怎么办啊!还好快到家老爸来电话,给我送伞,不然杯具了。还有有淋到一点啦,不过很好了。虽然袋子的一角稍微有点点杯具。╮(╯▽╰)╭

堂本光一,你好帅!堂本光一,你真的好帅!堂本光一,你的狗闺女最可爱,天下无敌的可爱!

老大不要SG我了啊——




篇二 整理

为了把袋子和场刊放进抽屉,我又整理了,意外发现自己音乐剧场刊好多哦,下次来个大公开吧。每一本都有回忆啊!
而且最早的音乐之声的竟然有点泛黄||||杯具啊!于是把茶叶包里面的干燥剂放进了抽屉,看来下次买吃的啥的,里面的干燥剂就留着,场刊和杂志很重要的啊!

突然发现自己行李啥的都没整理。。。。那个拖鞋得找出来啊,不然明天来不及吧||||杯具啊,突然发现不去海南应该也蛮好的,╮(╯▽╰)╭,为嘛要去啊!都是事情,╮(╯▽╰)╭,真能放的下心轻松一下吗?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随便想想的

光一捏紧了拳头,低下头,说道:“TSUYO,我们似乎不能再当相方了。”

刚背过身去,手指抚平耳边被风吹起的头发,“那么,我们就解散吧——”,说完,抬头望向天空。


镜头放大,凝望的没有天空,而是后台乐屋天花板。。。。
躲在一角的MA小心的关闭操控的电风扇,不知道这次的风力风速,前辈是否满意。。。。

身后的光一满头黑线,“TSUYO,解散的NETA我们玩了很久了,换其他的好不好?”
“诶,光一觉得不好玩么?我还在想是不是我说完,看向天空的时候,我是不是该含着泪水?”转身过来的刚大眼睛充溢着跃跃欲试。
“都可以哦,那么我们就再尝试一下吧!”




那啥DB的未公开REPO看完突然脑内的画面,老二也许不一定是悲情控,我是,成了吧!
随便YY的,切勿当真,仅供娱乐!

SHOCK首日&情人节贺文

人家想写长篇诶,不过估计说的也就是一天里面的故事,所以应该也就是中篇罢了。满久前就开头了,但是一直没想完整故事,但是2010/2/14这个一定要放点啥上来,为了攒RP,可是好像一上来就让老大出了点意外||||这个结局其实很好,应该没啥吧。尽量早点把结局写出来,也应该没啥吧||||我会努力的。要是可以,我应该能日更!反正更给自己看,没啥没啥!


情人节

1
白墙,白床,普通病房。

床上的人,清瘦的身体套在宽松的白色的病号服中更显得瘦小,并未如预想那般还在熟睡,而是环抱双膝坐在床上,浅褐色头发衬着白皙的脸庞,没有多余表情,深思的眼神透过窗外望着,但是看什么呢?

窗外被临墙而植的高大杉木遮挡着,连天空都看不完整。随着眼神的方向定睛看去,才发现一对麻雀真无声的互相梳理着羽毛。突然一阵风吹过,惊扰的鸟儿瞬间飞离“哦——”,忍不住发出了声响。视线转移到病床上的人时,发现他也在看他,顿时脸颊微微的发烫,习惯性的摸着鬓角, “你醒了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正式踏进病房,带着偷窥恋人被活捉的窘状,但仍旧未忘记与生俱来的絮叨本领,把玩着手里的罪魁祸首,“你啊,都过三十了,怎么走路也不注意呢。不过高空掷物的人真的好缺德哦,好好的木头熊玩偶也会随手扔,木头哦,虽然个头好大,但是分量到是不重啦。你是不是会想重力加速度问题,我明白的啦。别看是木头的,高空下来还是会砸坏人的,不砸到小朋友也砸到花花草草啦。还好没啥流血事故,怎样,头还疼吗?”说着,一只手摸上了对方的额头。没有忽视手下微微退让的小动作,对上了清冷略显茫然的眼神,“不疼,但……你……是谁?医生?”

只是想乘着工作空隙来看看住院中的恋人的J大综合医院儿科大夫堂本刚的招牌笑容瞬间僵硬。。。。(⊙o⊙)…失忆?!USO——

“刚——KOCHAN竟然连我都不认得了,今天准一莫名的生我的气,现在KOCHAN又不认得我了,刚,我好欲哭无泪哦——”满头黑线努力避让着长濑大狗的鼻涕眼泪,堂本医生想着你满脸鼻涕眼泪,欲哭无泪是我。。。。。抬眼望着给恋人看诊中的亲友,心中真是五味陈杂。情人节的早晨,睁眼互道早安的亲吻,一同上班的亲昵,甚至偷偷藏起来的准备晚上惊喜的巧克力,如今却成了讽刺,谁叫恋人午休从一起吃便当的湖边先走一步,被医院大楼不知道是哪个科室窗户扔出的木头熊玩偶给砸了正着,失忆中,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更不要提他这个已经相恋十三年的恋人。

“光一因为脑部受了轻微震荡,所以造成暂时性失忆,应该会回复,只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冈田准一拍拍堂本刚的肩膀,完全忽视边上仿大型犬的急诊大夫的哀怨眼神,“努力尝试找些以前的话题,带他去熟悉的地方,估计有了刺激他会想起来的,作为主治大夫,我只能做到这些了。我很抱歉。”堂本刚听着冈田的诚恳的道歉,想着不愧是我的大亲友,如此的负责,十分感动,“小准,你已经帮了很多了,不必介意。”我一定会让KOCHAN想起来的。

看着冈田走出病房,长濑跟了出去,喊着“准一,你到底生气到什么时候啊,而且你为什么生气啊——”但是马上被急诊寻呼叫走了。终于落单的冈田长松一口气,捏紧了口袋里面的小小的木头熊玩偶。

放假,就快了

明天年会,后天能混则混,大后天开始放假!

果然不到春节,完全没有新的一年的感觉,虽然今年的跨年够震撼的,但是中国人还是中国人啊~

今天下班后又去超市稍微逛逛,把吹风机更新换代了一下,顺便买了窝家里的常备饮料和酸奶,以及火锅料。过年,人家就想吃火锅!

再有,年三十,姑妈家,初一,爷爷家,四人聚会还么定到底初几,估计初五左右,顺便约了小叶,要问问她初四成不,于是8天假期,我就剩下15日初二、16日初三、19日初六三天休息的,问题有图纸加班问题,于是决定初二、初三好好看看的,于是就剩下1天彻底放松的了||||||||所以啥零食都没买!反正年会很大可能阳光普照,吃的不会少。

╮(╯▽╰)╭,我悲哀的假期啊!

还准备好好刻盘整理电脑的,估计那休息的一天就是干这个的。还想把U CON的DVD的档好好收一下,字幕版的一点没收,我真的强大到一定程度了。还有那没收全的正直,没整理的24CH,以及停止收档很久的字幕版的DB,想到就头大!

最近一直被说是狂热粉丝了,但是似乎除了花钱在增多外,热度一直在减退,已经不是有档必收,有文必看的了,这算啥,我终于从LOLI向御姐迈进了?!

我咋看我自己还是一思想上的LOLI,╮(╯▽╰)╭,问题青春早已一去不复返啊——————

今天扛着一堆东西回来的时候就想,我那篇情人节给SHOCK祈福的文,好像停了很久了,是不是该有空爬格子!!!

╮(╯▽╰)╭,为了RP,我一定要抽时间搞定啊!周四和佳佳碰面之后回家写算了,老大,我一定为了你搞定的,请你一定平安的滚完100场!

╮(╯▽╰)╭,好像游记部分停了很久了,这个是不是也该写完?问题我好像快不记得了细节了。。。。。。

为了RP,我会努力的!!


p.s.鹅似乎终于落地了,班级延误真的很囧。。。。2/26-2/28公司开会去海南,又被安排到浦东国际了好像。。。。问题大清早的飞机|||||我飞机上补眠算了!而且3天2夜的行李,好尴尬啊!

鹅之歌及庆生片段(鹅,生日快乐!)

鹅之歌

51——雅乐乐器职人世家继承人*

简述:父母双亡,(光生爸爸,喜代子妈妈,对不起啊),是由叔叔正广抚养长大,只是他这一代,只有他一人,作为继承人,从小学习制作技能。是堂本一族支系。

24——雅乐世家继承人*

简述:堂本一族座位雅乐世家的直系,父母排行第二,上有伯父东山为族长。从小展示出的天赋异禀,使得他从小作为继承人之一培养。由于身体有顽疾,故只在家中学习。


相识

相识,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龄前左右好了。24练习小笛子*总是练不好,被伯父教训了。于是跑到后院竹林独自练习。来找竹子材料的51遇见了,告诉了他小笛子的构造和窍门。24害羞,又觉得气恼,没有领情,但是依靠他的指点,得到了伯父的夸奖。跑回那里谢谢他,于是两人开始有交往。

相知

24弱冠,家族有庆贺仪式,类似当众表演,参与一些正式仪式。24很容易人多紧张,51安慰他。送他的生日礼物就是两人相识的小笛子。51由于读大学,认识了更多的朋友,24还是由于身体关系没有出门就学。所有的外界的知识都是51告诉他的。51开始更加痴迷机械构造。但是对于大机械的运用,乐器制作的手工业者也在收到打击,于是家族矛盾产生。而与24同为继承人的大头和11出场(或者可以更早),大头和11出身支系,也是因为实力被选为继承人,被东山收为养子。大头被原先的亲戚要挟,让他一定要反了24,当上家主。(翅膀,你又要被当做筹码了。。。。)11和24关系很好。24和51,日渐生情。(想干啥就干啥了)

相怨

51想要留学,和24商量,24正因为大头的对立而烦恼,加上51要离开,于是不知所措,两人争吵。51也因为叔父的年老和自己的宏愿而为难。出资者木村商人的出现,让他放心出去,赞助他出门,并答应保住手工乐器的未来。于是51的成行,成了必然。24身体其实没有康复,虽然一直没有发作,但是有不好的迹象。然后为了51的一起离开的邀约很踌躇。大头临时发难,让24错过了约定时间,51以为24没有原谅他,上船。船开了,24赶到,沿着栈桥狂奔,木屐断了,摔跤了,泪眼中看着51远去。

相守

(额,想了一下,还是决定3年了好了,300年好长)
51在到了美国(工业大国啊)之后写了一封报平安的信,还是封道歉信。希望原谅他任性的还是走了,原谅他没有等到他就上船了,他开始给他做吉他,等等。
3年里面,24一共写了6封信,但是没有一封寄出。51除了第一封之后,由于没有回信,以为他没原谅他,所以只敢寄明信片。是24会喜欢的各种新奇的东西和各地的风景。
24的六封信和第7封信寄到了51那里,第7封是11写的。
第一封写回去之后,东山病倒,家族危机,庭院的冬天开始了
第二封家族接收到重大使命,于是他上场,技惊四座,稳固了家族,写他还是紧张,但是回想着就为他一人表演,坚持下来。收到了他的信,庭院的春天开始了
第三封说最近烦躁的心情,怪罪庭院里面的夏天,太吵闹。
第四封说大头家族的没落,大头的离去,庭院的秋天很哀伤。
第五封说11很帮他忙,有见到老头和大神,庭院的冬天很惆怅。
第六封说又是春天了,但是只有春雨,没有晴天。

第七封是第六封的延续。只是是11写的
11说基本上24很虚弱了。仍旧是喜欢拿着51的信,在庭院的过廊吹着小笛子,看春雨。然后说医生说24快不行了,请速归。

结局一 BE

51赶回来,还是没有来得及。11领着51赶到24的墓前,51背着吉他失声痛哭,墓前放着的小笛子,被风声吹出阵阵响声——————

结局二 HE

51赶回来,24危险期,在51的鼓励下,24挺了过来。两人结伴远走他乡,24把雅乐的魅力宣扬海外。

*——这个要好好查查资料,才能写得。

N久前想得提纲,然后发现实在写不下去。那啥忒狗血了,连自己都无法接受了。。。。
而且狗血的老套啊。。。。。╮(╯▽╰)╭

然后因为某鸟今天生日,答应给的庆生片段如下:


光一君:
最近好吗?是否在那里安顿下来了呢?我还是平安的到家了哦。我。。。




好想这么元气的语气给你开头啊——

那天我有跑去码头,船已经隔得好远,但是我知道你望见我的,我知道。

光一,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天被追赶而来的准一带回家,发现不只是我跑出来才聚集那么多人,东山伯父在给天皇表演后倒下了,虽然表演撑过去了,但是消息已经人尽皆知。都说这个他撑着的招牌要倒了。资助的达官贵人天天有派家仆来打听消息,徒众们都在议论纷纷。
刚才,我去看了伯父,我知道他是太累了,那么大一个家就靠他撑着。医生虽然说依靠修养,应该会好起来,但是我明白的,如果继续让他再那么支撑下去,何提修养两字。
光一,伯父,真的老了。不再是那个可以把刚抱过头顶,骑在肩上的伯父了。
光一,看着伯父睡着的样子,我觉得那天我不顾一切奔向码头的自己好罪恶。
光一,我一直在想,如果不是小泷缠住我,如果不是木屐的绳子断了,我是否真的随你离开了,是否心中的真的放得下。
昨日,家中长老们有把我叫过去,关于袭名的决定。
我该怎么办?

光一,美国的冬天冷吗?
这里,好冷。。。

光一,

我好想你


**年冬

***************************************************

光一:
最近是否安好呢?

伯父的病好多了,已经可以起身。不过今天会议碰面还是我代为参加的,有商议下次祭日的活动安排。光一一定很好奇吧。为什么我可以代表这个家出席。

我代表这个家参加了招待各国使节的活动哦。

上周这个任命下达的时候,整个家还是炸开了锅。
由于袭名的事情,还没有确定,各方意见仍旧不统一,而伯父还是无力出席。最后还是我代为出席了。
我知道本家这里是希望我可以一举成名稳固势力,但是泷家也附议同意的瞬间,我看见了更多的别样的期待。
准一一直陪着我练习,你不要想别的啊。真的是练习!
伯父在临行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拍了我的肩膀,我明白那含义的。
可是,真的好紧张啊。比起初次表演的时候,更为紧张。这次不只是有着万众人的期待,还因这次没有你。
演出的时候,我有听你的话,闭上了眼哦。用的筚篥是你上次做给我的,想着你就在我身边,我知道你一定会支撑着我的。

演出当然大成功。我果然是天才啊~

你的信,有收到哦,比我早写,竟然那么晚到。果然美国很远吗?

道歉,我收到了哦。我,不怪你哦,怎么会怪你呢。

庭院的樱花开了,好美,美国有樱花吗?

我,想你。


**年春

*****************************************************

光一:
最近好吗?我一点都不好哦!好热啊!夏天果然很苦手呢!

光一,小翼刚才跟我辞行了,说他再也受不了在欺骗中生活,于是我没有留他。

其实呢,我知道哦,从他出现在我身边开始,我就明白的。他是泷家的人。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我不介意,毕竟他也没有伤害到我啊。虽然是他把我要跟你走的消息告诉小泷的,但是我没有怪他的意思啊。

最近很麻烦呢。小泷要在**祭主礼,似乎长辈几个很不高兴,伯父到没有说什么的,反而很乐观。我也觉得没什么啊。准一却总让我上个心。再上心又如何呢?

袭名的事情又被抬上了台面上。其实我不介意的,只要守着这个庭院,我似乎可以什么都不介意的,为什么他们就不明白呢?

庭院的夏天来了哦,今年的蝉鸣特别厉害,烦死人了啊——

不过夜晚的萤火虫还是那么美,真想和你一起看啊——

光一。。。。。。


**年夏


**************************************************************

光一:
秋天了,那里风大吗?没人提醒你加衣服,你自己有注意吗?不要到冷到了才想到啊,容易生病,知道吗?

泷叔贪污的事情被揭发后,本家没有掩盖,直接送了法办。

今日,泷家被逐出了本家。

小泷本来可以留下的,也一起走了。

看见他离开的背影,我,想哭。但是我忍住了哦,我知道,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我需要坚持住。毕竟这件事情不只是泷家的丑闻,是整个家族的,有更多的人在看着。我明白的。

刚才从伯父的房里出来,他似乎又苍老了。比起病倒时候更加的脆弱,毕竟心灵上的打击更为沉重吧。

明日,似乎要举行家庭会议,正式的决定我袭名的事情。看来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咯。你要不要对我使用敬语呢?

最近院子里面的枫叶都红了哦,只是银杏的落叶烦透了准一,总也扫不干净。本来我是很欣赏的哦,多诗意啊,不只为什么,今年看着反而没了诗意的心情。啊~

光一,你怎么不来信了?还是说信还在海上漂?

光一,你想我吗?

或者该问,

你还想我吗?



**年秋

********************************************************

光一:
又是冬天了啊——已经那里一年了,是否习惯了吗?有没有好好学习呢?

已经真是成为家主的我很忙哦。原来支撑一个家是那么吃力的一件事情,为什么以前在伯父的身上看不见呢?不愧是连骄傲的你也崇敬万分的伯父啊!我是否也能做到那样呢?

最近准一一直在帮我处理各种事情,他真的很让人依靠啊。而且上次临时的加演,他技惊四座哦。我果然没看错啊,那个木讷的人,其实很强大啊。所以你回来,不要再老防着他似得。他现在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呢。我这么夸他,你有没有吃味啊?
你不要多想啦,他最近被你那个只长个不长脑子的同学缠上了,现在正外出中。

前些日子又遇见中居桑和木村桑哦。他们很好哦。请不用担心。如今木村屋的协力,你们家的乐器制作很是成功哦,特别是因为学校音乐课教程器材的提供,这个真的是没有想到呢。所以你可以安心哦。

小翼又给我来信哦,他和小泷在一起了,终于。似乎在偏远的地区神社安了家。真好啊~有寄来他们种的蔬菜哦。最近吃的都是哦。

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生活呢?

不过现在看着庭院里面雪景的只有我一个啊——

光一,我好寂寞。。。。。。

光一,我好想你——


**年冬

**************************************************************

光一:
你好吗?

你什么时候回来呢?长濑也要去美国了,他说他会去找你哦。真好呢。但是我走不开,真抱歉。

最近一点都感受不到春天,不断的下雨,庭院里面樱花都还不开,总担心那花苞承受不了雨水的洗礼了。

最近我很好哦,我真的很好,如果我说我病了,你是否会飞奔回来呢?但是我很好哦。

只是,想你罢了。

最近中居桑有来看过我哦,抱怨你给他写的信从不超过3句。

你给我的却很长啊,但是为什么只有1封呢?

哎,3句也好啊,不知道我在想你吗?

光一,我等你回来


**年春

********************************************************

光一:
请回来吧。

让长濑带去这封信,不确定他是否能把这些都带过去,也不确定他是否能找到你,更不知道你是否赶得及回来或者说你还会回来。

刚,病了,病得很重。旧疾根本没有根治,他一直在忍耐,也不让我们知道。但是上个月终于撑不住了。今天在他总当宝贝的木盒里发现了他一直写给你没有寄出的信,我知道他真的很想你回来。

这个月里面他醒着的时候,就是拿着你的信在院子里面吹着筚篥,他望着落樱的样子,我知道他在想你。但是他不让人告诉你,连中居前辈探望的时候,他也叮嘱了说不让告诉你,说不希望影响你学习。但是光一,医生说他真的,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请回来吧。
不确定你是否还惦记这一份情,毕竟在那一封信后,你没有任何的消息,所以让长濑捎去了这些信。

请一定速归。拜托了。

准一
**年春


╮(╯▽╰)╭,果然自己霉菜花啊,挑了自己很萌的,但是写下来总觉得差口气,╮(╯▽╰)╭

哎,现在的失忆文因为工作关系也停了。。。不知道来得及给SHOCK庆首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