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想想的

光一捏紧了拳头,低下头,说道:“TSUYO,我们似乎不能再当相方了。”

刚背过身去,手指抚平耳边被风吹起的头发,“那么,我们就解散吧——”,说完,抬头望向天空。


镜头放大,凝望的没有天空,而是后台乐屋天花板。。。。
躲在一角的MA小心的关闭操控的电风扇,不知道这次的风力风速,前辈是否满意。。。。

身后的光一满头黑线,“TSUYO,解散的NETA我们玩了很久了,换其他的好不好?”
“诶,光一觉得不好玩么?我还在想是不是我说完,看向天空的时候,我是不是该含着泪水?”转身过来的刚大眼睛充溢着跃跃欲试。
“都可以哦,那么我们就再尝试一下吧!”




那啥DB的未公开REPO看完突然脑内的画面,老二也许不一定是悲情控,我是,成了吧!
随便YY的,切勿当真,仅供娱乐!

鹅之歌及庆生片段(鹅,生日快乐!)

鹅之歌

51——雅乐乐器职人世家继承人*

简述:父母双亡,(光生爸爸,喜代子妈妈,对不起啊),是由叔叔正广抚养长大,只是他这一代,只有他一人,作为继承人,从小学习制作技能。是堂本一族支系。

24——雅乐世家继承人*

简述:堂本一族座位雅乐世家的直系,父母排行第二,上有伯父东山为族长。从小展示出的天赋异禀,使得他从小作为继承人之一培养。由于身体有顽疾,故只在家中学习。


相识

相识,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龄前左右好了。24练习小笛子*总是练不好,被伯父教训了。于是跑到后院竹林独自练习。来找竹子材料的51遇见了,告诉了他小笛子的构造和窍门。24害羞,又觉得气恼,没有领情,但是依靠他的指点,得到了伯父的夸奖。跑回那里谢谢他,于是两人开始有交往。

相知

24弱冠,家族有庆贺仪式,类似当众表演,参与一些正式仪式。24很容易人多紧张,51安慰他。送他的生日礼物就是两人相识的小笛子。51由于读大学,认识了更多的朋友,24还是由于身体关系没有出门就学。所有的外界的知识都是51告诉他的。51开始更加痴迷机械构造。但是对于大机械的运用,乐器制作的手工业者也在收到打击,于是家族矛盾产生。而与24同为继承人的大头和11出场(或者可以更早),大头和11出身支系,也是因为实力被选为继承人,被东山收为养子。大头被原先的亲戚要挟,让他一定要反了24,当上家主。(翅膀,你又要被当做筹码了。。。。)11和24关系很好。24和51,日渐生情。(想干啥就干啥了)

相怨

51想要留学,和24商量,24正因为大头的对立而烦恼,加上51要离开,于是不知所措,两人争吵。51也因为叔父的年老和自己的宏愿而为难。出资者木村商人的出现,让他放心出去,赞助他出门,并答应保住手工乐器的未来。于是51的成行,成了必然。24身体其实没有康复,虽然一直没有发作,但是有不好的迹象。然后为了51的一起离开的邀约很踌躇。大头临时发难,让24错过了约定时间,51以为24没有原谅他,上船。船开了,24赶到,沿着栈桥狂奔,木屐断了,摔跤了,泪眼中看着51远去。

相守

(额,想了一下,还是决定3年了好了,300年好长)
51在到了美国(工业大国啊)之后写了一封报平安的信,还是封道歉信。希望原谅他任性的还是走了,原谅他没有等到他就上船了,他开始给他做吉他,等等。
3年里面,24一共写了6封信,但是没有一封寄出。51除了第一封之后,由于没有回信,以为他没原谅他,所以只敢寄明信片。是24会喜欢的各种新奇的东西和各地的风景。
24的六封信和第7封信寄到了51那里,第7封是11写的。
第一封写回去之后,东山病倒,家族危机,庭院的冬天开始了
第二封家族接收到重大使命,于是他上场,技惊四座,稳固了家族,写他还是紧张,但是回想着就为他一人表演,坚持下来。收到了他的信,庭院的春天开始了
第三封说最近烦躁的心情,怪罪庭院里面的夏天,太吵闹。
第四封说大头家族的没落,大头的离去,庭院的秋天很哀伤。
第五封说11很帮他忙,有见到老头和大神,庭院的冬天很惆怅。
第六封说又是春天了,但是只有春雨,没有晴天。

第七封是第六封的延续。只是是11写的
11说基本上24很虚弱了。仍旧是喜欢拿着51的信,在庭院的过廊吹着小笛子,看春雨。然后说医生说24快不行了,请速归。

结局一 BE

51赶回来,还是没有来得及。11领着51赶到24的墓前,51背着吉他失声痛哭,墓前放着的小笛子,被风声吹出阵阵响声——————

结局二 HE

51赶回来,24危险期,在51的鼓励下,24挺了过来。两人结伴远走他乡,24把雅乐的魅力宣扬海外。

*——这个要好好查查资料,才能写得。

N久前想得提纲,然后发现实在写不下去。那啥忒狗血了,连自己都无法接受了。。。。
而且狗血的老套啊。。。。。╮(╯▽╰)╭

然后因为某鸟今天生日,答应给的庆生片段如下:


光一君:
最近好吗?是否在那里安顿下来了呢?我还是平安的到家了哦。我。。。




好想这么元气的语气给你开头啊——

那天我有跑去码头,船已经隔得好远,但是我知道你望见我的,我知道。

光一,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天被追赶而来的准一带回家,发现不只是我跑出来才聚集那么多人,东山伯父在给天皇表演后倒下了,虽然表演撑过去了,但是消息已经人尽皆知。都说这个他撑着的招牌要倒了。资助的达官贵人天天有派家仆来打听消息,徒众们都在议论纷纷。
刚才,我去看了伯父,我知道他是太累了,那么大一个家就靠他撑着。医生虽然说依靠修养,应该会好起来,但是我明白的,如果继续让他再那么支撑下去,何提修养两字。
光一,伯父,真的老了。不再是那个可以把刚抱过头顶,骑在肩上的伯父了。
光一,看着伯父睡着的样子,我觉得那天我不顾一切奔向码头的自己好罪恶。
光一,我一直在想,如果不是小泷缠住我,如果不是木屐的绳子断了,我是否真的随你离开了,是否心中的真的放得下。
昨日,家中长老们有把我叫过去,关于袭名的决定。
我该怎么办?

光一,美国的冬天冷吗?
这里,好冷。。。

光一,

我好想你


**年冬

***************************************************

光一:
最近是否安好呢?

伯父的病好多了,已经可以起身。不过今天会议碰面还是我代为参加的,有商议下次祭日的活动安排。光一一定很好奇吧。为什么我可以代表这个家出席。

我代表这个家参加了招待各国使节的活动哦。

上周这个任命下达的时候,整个家还是炸开了锅。
由于袭名的事情,还没有确定,各方意见仍旧不统一,而伯父还是无力出席。最后还是我代为出席了。
我知道本家这里是希望我可以一举成名稳固势力,但是泷家也附议同意的瞬间,我看见了更多的别样的期待。
准一一直陪着我练习,你不要想别的啊。真的是练习!
伯父在临行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拍了我的肩膀,我明白那含义的。
可是,真的好紧张啊。比起初次表演的时候,更为紧张。这次不只是有着万众人的期待,还因这次没有你。
演出的时候,我有听你的话,闭上了眼哦。用的筚篥是你上次做给我的,想着你就在我身边,我知道你一定会支撑着我的。

演出当然大成功。我果然是天才啊~

你的信,有收到哦,比我早写,竟然那么晚到。果然美国很远吗?

道歉,我收到了哦。我,不怪你哦,怎么会怪你呢。

庭院的樱花开了,好美,美国有樱花吗?

我,想你。


**年春

*****************************************************

光一:
最近好吗?我一点都不好哦!好热啊!夏天果然很苦手呢!

光一,小翼刚才跟我辞行了,说他再也受不了在欺骗中生活,于是我没有留他。

其实呢,我知道哦,从他出现在我身边开始,我就明白的。他是泷家的人。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我不介意,毕竟他也没有伤害到我啊。虽然是他把我要跟你走的消息告诉小泷的,但是我没有怪他的意思啊。

最近很麻烦呢。小泷要在**祭主礼,似乎长辈几个很不高兴,伯父到没有说什么的,反而很乐观。我也觉得没什么啊。准一却总让我上个心。再上心又如何呢?

袭名的事情又被抬上了台面上。其实我不介意的,只要守着这个庭院,我似乎可以什么都不介意的,为什么他们就不明白呢?

庭院的夏天来了哦,今年的蝉鸣特别厉害,烦死人了啊——

不过夜晚的萤火虫还是那么美,真想和你一起看啊——

光一。。。。。。


**年夏


**************************************************************

光一:
秋天了,那里风大吗?没人提醒你加衣服,你自己有注意吗?不要到冷到了才想到啊,容易生病,知道吗?

泷叔贪污的事情被揭发后,本家没有掩盖,直接送了法办。

今日,泷家被逐出了本家。

小泷本来可以留下的,也一起走了。

看见他离开的背影,我,想哭。但是我忍住了哦,我知道,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我需要坚持住。毕竟这件事情不只是泷家的丑闻,是整个家族的,有更多的人在看着。我明白的。

刚才从伯父的房里出来,他似乎又苍老了。比起病倒时候更加的脆弱,毕竟心灵上的打击更为沉重吧。

明日,似乎要举行家庭会议,正式的决定我袭名的事情。看来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咯。你要不要对我使用敬语呢?

最近院子里面的枫叶都红了哦,只是银杏的落叶烦透了准一,总也扫不干净。本来我是很欣赏的哦,多诗意啊,不只为什么,今年看着反而没了诗意的心情。啊~

光一,你怎么不来信了?还是说信还在海上漂?

光一,你想我吗?

或者该问,

你还想我吗?



**年秋

********************************************************

光一:
又是冬天了啊——已经那里一年了,是否习惯了吗?有没有好好学习呢?

已经真是成为家主的我很忙哦。原来支撑一个家是那么吃力的一件事情,为什么以前在伯父的身上看不见呢?不愧是连骄傲的你也崇敬万分的伯父啊!我是否也能做到那样呢?

最近准一一直在帮我处理各种事情,他真的很让人依靠啊。而且上次临时的加演,他技惊四座哦。我果然没看错啊,那个木讷的人,其实很强大啊。所以你回来,不要再老防着他似得。他现在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呢。我这么夸他,你有没有吃味啊?
你不要多想啦,他最近被你那个只长个不长脑子的同学缠上了,现在正外出中。

前些日子又遇见中居桑和木村桑哦。他们很好哦。请不用担心。如今木村屋的协力,你们家的乐器制作很是成功哦,特别是因为学校音乐课教程器材的提供,这个真的是没有想到呢。所以你可以安心哦。

小翼又给我来信哦,他和小泷在一起了,终于。似乎在偏远的地区神社安了家。真好啊~有寄来他们种的蔬菜哦。最近吃的都是哦。

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生活呢?

不过现在看着庭院里面雪景的只有我一个啊——

光一,我好寂寞。。。。。。

光一,我好想你——


**年冬

**************************************************************

光一:
你好吗?

你什么时候回来呢?长濑也要去美国了,他说他会去找你哦。真好呢。但是我走不开,真抱歉。

最近一点都感受不到春天,不断的下雨,庭院里面樱花都还不开,总担心那花苞承受不了雨水的洗礼了。

最近我很好哦,我真的很好,如果我说我病了,你是否会飞奔回来呢?但是我很好哦。

只是,想你罢了。

最近中居桑有来看过我哦,抱怨你给他写的信从不超过3句。

你给我的却很长啊,但是为什么只有1封呢?

哎,3句也好啊,不知道我在想你吗?

光一,我等你回来


**年春

********************************************************

光一:
请回来吧。

让长濑带去这封信,不确定他是否能把这些都带过去,也不确定他是否能找到你,更不知道你是否赶得及回来或者说你还会回来。

刚,病了,病得很重。旧疾根本没有根治,他一直在忍耐,也不让我们知道。但是上个月终于撑不住了。今天在他总当宝贝的木盒里发现了他一直写给你没有寄出的信,我知道他真的很想你回来。

这个月里面他醒着的时候,就是拿着你的信在院子里面吹着筚篥,他望着落樱的样子,我知道他在想你。但是他不让人告诉你,连中居前辈探望的时候,他也叮嘱了说不让告诉你,说不希望影响你学习。但是光一,医生说他真的,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请回来吧。
不确定你是否还惦记这一份情,毕竟在那一封信后,你没有任何的消息,所以让长濑捎去了这些信。

请一定速归。拜托了。

准一
**年春


╮(╯▽╰)╭,果然自己霉菜花啊,挑了自己很萌的,但是写下来总觉得差口气,╮(╯▽╰)╭

哎,现在的失忆文因为工作关系也停了。。。不知道来得及给SHOCK庆首日不。。。

暖阳——刚篇

暖阳——刚篇

要说刚最苦手的咖啡就是黑咖啡了吧,倒不是讨厌,原汁的咖啡表现了咖啡的根本,作为一个开咖啡店的来说,体会根本是至关重要的,只是对于癖好甜食的他来说,似乎接受黑咖啡还是困难了一点。看着手里这个异国他乡来的巧克力,想到某人临走前那句“刚尼桑,这个和黑咖啡真的很合哦,也许可以让你爱上黑咖啡也说不定哦”,刚轻轻皱了眉头,不过巧克力一点儿也不苦手哦,于是开封,拆开一粒,放入口中,浓厚的巧克力味道带着两种淡淡的酒香,恩~很好吃~似乎现在拿上一杯蓝山的黑咖啡也会觉得很满足很适合。

刚还在陶醉,一股冷风随着铃铛声灌入室内。“一拉夏尔”习惯性的开口问候,掩饰着自己紧张的心情,第一个客人啊——额,虽然没到开店时间,但是竟然进来了,就是客人。不知道是不是嘴里巧克力残留的效果,带着冷风进屋的客人有着清冷英俊的外表,一看就知道是黑咖啡一派的。然而头发被雨丝打湿稍显狼狈,薄呢外套上更是挂着星点雨滴,白皙的脸颊似乎被冷风吹得泛着苍白,轻皱着眉头,有着明显黑眼圈的眼睛正泛着思考的闪光,额,他是冻着了还是加班太累了?从没觉得自己的外貌也能被神游?

“您需要点什么吗?”

保持着职业微笑,终于从对方眼神中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只是对方极力掩饰却又十分明显的尴尬神情还是让刚不由得会心一笑。

“不介意的话,试试早餐组合可以吗?有咖啡和火腿三明治还有小份的蔬菜色拉。”

套餐对于饥肠辘辘的人是很实在的选择。果然对方没有异议,并且立马优雅的掏出信用卡,没想到如此简单的接受了,刚有一丝丝小感动,第一笔生意啊。不过这位客人似乎没有要求清咖的样子,一脸的疲惫也实在不适合,即使是风格很像黑咖啡的人,也是需要精神舒缓的,于是刻意没有提声询问,默默开始了手里的操作。

料理台上煎好鸡蛋和火腿,拿出烤成金黄色的面包片,放上新鲜的蔬菜,合正三明治,对切,放在白色的盘子中,边上摆上一早准备好的蔬菜色拉。意式咖啡机正好滤完最后一滴,在这个浓缩意式咖啡加入大量蒸奶调和,再覆盖上一层轻盈的奶泡,顺手勾勒出叶子的形状。

客人的审视目光似乎从店内又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惊呼“啊,我要清咖。。。。。。”

果然是清咖派啊~了然于心的刚,还是做出了吓到的表情,似乎现在装无辜比较好,毕竟不知者无罪不是吗?“真是不好意思,早餐组合的咖啡是拿铁来着,我应该问一下您的,果然第一天开张太过紧张了,您又是第一位客人,我马上给您重新煮一杯,真是太抱歉了。”用一半实情作为解释的理由,还是让刚紧张的,毕竟第一笔生意,真的弄糟糕了话真的不好,不过他应该可以接受吧,有着这样的即使疲惫但仍旧不掩盖清亮的眼神的人应该可以接受的吧,刚不由得对视着眼前人。

“额,额,不用了,算了,我喝拿铁也成。”

看着端着餐盘走向靠窗小桌的身影,刚摸摸自己微微泛红的脸颊,没想到自己看着别人的眼睛也走神了,赶忙又拆开一粒巧克力平复心情。但是仍旧不由自主的注意着那个坐着那里三两口吞下三明治的人,果然饿了啊~白皙骨节明显的手拿起咖啡杯停顿了一下,仍是举到了唇边,看着吞咽的喉结,刚突然跟着一起紧张了起来。随着看着放松的肩膀,舒展的表情,还有嘴角一丝浅浅的弧度,刚觉得自己也放松起来。转身从玻璃展柜中拿出一个圆形的起司蛋糕,恩——这个他应该也会喜欢的吧,端起餐盘向窗边走去。


+++++++++++++++++++++++++++++

说实话,对这个后续有点点不满意,总觉得还是没有表达我想要表达的感觉。但是总想让这个片段完整了,于是强行还是写下去了。果然我的萌点仍旧只适合脑内的。。。。

顺带说,如果说前面光一篇是想表现我在冬天对于拿铁的热爱,不如说,温暖的拿铁真的在湿冷的冬季温暖拯救我很多次,于是私心想让它拯救一回老大,而且拿铁给我的感觉和老二很像,随意搭配都相得益彰,平易亲和而且独有自己的风格。
而这篇说到的咖啡巧克力糖自己没吃过,只是书上看见过,产自墨西哥的卡鲁瓦(KAHLUA)咖啡利口酒巧克力,是把墨西哥产的利口酒和卡鲁瓦咖啡酒凝结成巧克力的结果。墨西哥以黑咖啡自满,所以这个巧克力和黑咖啡很合。有机会一定找找看,尝尝看。而说老大很像清咖的感觉,也许是利落清冷洒脱的舞台形象实在深入人心,虽然最近感觉牛奶咖啡糖更合适来着,越发稳重的醇香带着微酸的偶尔小学生脾气。况且对我自己来说,清咖还是冰镇的适合夏天的饮料,大冬天的实在难以有感觉来写。

不过,自娱而已——————无须纠结——————

暖阳

竟然发现FC2单篇不能加密,麻烦,不加了~
随便吧——
反正自娱而已。。。


暖阳——光一篇

初冬总是阴雨,寒风夹杂着细细的雨滴更加的刺骨。从研究所熬通宵出来的光一先生插着口袋缩着脖子更加懊恼自己没有开车上班还忘了带伞,这鬼天气想要拦个出租也异常艰难,身上的薄呢外套已经经受不住寒风的侵袭。不过所幸离家才2个路口的距离,光一先生决定,走!

但似乎老天有心考验他似得,刚过一个路口,清冷的空气中就弥漫着一丝丝醇香,无时无刻不提醒光一先生如今饥寒交迫的处境。抬头,看见前几日还白幕罩着准备中的店门已经五彩斑斓的开张了。

额,这个形容词绝对没有用错哦,沿街光亮的落地门窗上方,鲜亮彩虹作底,巨大花哨字体拼出的Faery不得不惹人注目。光一先生于是不由自主的张望了一下,咖啡店啊~似乎现在吃个早餐也不错。大脑刚做出这个指示,光一先生已经推开了装点着羽毛绢花和铃铛装饰的大门。

扑面而来弥漫咖啡香气的暖气让光一先生有点晕晕的,因寒冷缩进的神经立刻舒展开,以至于耳边传来“一拉夏尔”的招呼声都没来得及回应。抬头,眯眼,眼前是一张温润明亮的笑脸,圆润的脸庞,明亮的双眼,以及,以及那微翘富士山形状的嘴唇说着“您需要点什么吗?”,额,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走神,慌了心神,但仍面不改色,转而研究起柜台后的大看板招牌。

“不介意的话,试试早餐组合可以吗?有咖啡和火腿三明治还有小份的蔬菜色拉。”

“就这个吧。”立马掏出了信用卡,既然早就决定要份早餐的,效率啊。

对方明显愣了一下,但是仍旧态度很好的办理结账,“好的,请稍等。”

光一先生在等待的过程中开始打量这离家很近的咖啡店来,店面不大,进门就可以看见柜台,靠窗有4张小桌,店内荡漾着轻柔的爵士风曲子,装饰反而不像店招那么五彩缤纷,多了素雅的摆设,多了沉静的感觉。店员似乎只有这一位,清早只有自己这一位客人,透明柜台里面有各种蛋糕和派,还有泡芙。研磨咖啡的声音让光一先生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店员身上。短短的黑发,圆圆的肩膀,个子不高,红色格子的厚衬衣罩着暗紫色的围裙,原来有胸牌啊,TSUYOSHI,刚吗?这位看上去和自己的年龄应该差不多,现在正用灵活的双手忙活着将覆盖的奶泡上勾画出漂亮的叶子图案,额,奶泡?!

“啊,我要清咖。。。。。。”

“诶?——”刚明显吓到了,有些些慌张,脸颊泛起淡淡的红色,“真是不好意思,早餐组合的咖啡是拿铁来着,我应该问一下您的,果然第一天开张太过紧张了,您又是第一位客人,我马上给您重新煮一杯,真是太抱歉了。”

“额,额,不用了,算了,我喝拿铁也成。”端着拿铁、三明治和小份色拉的光一先生走到靠窗的小桌前坐下,平时只喝清咖的自己怎么就接受了拿铁了,一定是慌乱的眼神和粘腻的絮叨惹的祸。

还在追究原因的光一先生被自己的肚子传来的声响打断,果然先果腹比较好,三明治真不错,微微烤焦的面包配上煎过的火腿鸡蛋和蔬菜的组合,完美,连小份的蔬菜色拉都很好吃,果然饿了啊。乘着满足感,拿起手边的咖啡杯,送到嘴边,硬是送了一口。没有想象中的爆甜到苦,反而奶香的浓郁带着咖啡的醇厚涌了上来,微微的甜味和咖啡融合到极致,送入喉咙直达胃部,整个身体由内向外的传递暖意,仿佛大地逢春复苏一般,整个人荡漾在一丝暖意之中。

“不好意思,这位客人,刚才真是抱歉。”还在荡漾的光一先生发现店员桑不知什么时候离开柜台就站在他身边,手里拿着一块圆形的蛋糕,“为了表示歉意,这个起司蛋糕请你吃。”

“额,蛋糕。。。。”

“保证不是很甜的,绝对入口容易。那么冷的天气,熬夜的话,稍微补充点甜份和能量比较好哦。”抱着托盘的店员仍旧是那圆润明亮的笑容,还附赠了一个wink。

光一先生看着飞奔回柜台的背影稍微愣了神,接着捧起拿杯拿铁,轻轻弯起嘴角。看来比这杯拿铁更温暖还有那个笑容,那个像冬天晴朗天空的太阳一般的笑容。

MY DB 情节

那个DB不是我总叨念的DB哦~

是DOG BLOOD!!!

我对自己的狗血情结又一次膜拜了,听起来很自恋的感觉诶~

MA~MA~自恋又如何,反正比不上小胖子~

昨晚半夜和企鹅从新曲开始胡扯,于是又开始了严重脑内,并且许诺了,是不是10/28时候随便开个头当贺文,(⊙o⊙)…我咋从上次不小心的出道,到如今真的认真考虑脑内YY的故事写下来。(⊙o⊙)…这算进步不?

而且昨晚又看见其他人被这个鹅歌CJ到写的东西,果然大家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啊~很有趣诶~这样~

只是我自己的故事实在狗血的可以。本来只是想了一个片段的,被企鹅的问来问去,开始考虑了前因后果,于是故事越想越长,似乎不是长篇搞不定了。结局的那里有点问题,我竟然脑内第一反应是BE,于是引来了企鹅的不满(昨晚整理聊天记录时候,看着觉得超级好笑~),后来也有想HE会如何,但是似乎有点狗血过头啊。。。。不过还是把故事的大概框架整完了,竟然干到了凌晨2点,我想我是疯了。为嘛每次我要写文,我都是这句感叹词。。。。哈哈哈~

今天白天,企鹅说看了提纲,(⊙o⊙)…果然还是BE比较顺啊~哈哈哈哈哈

假使,假使啊,考完试,我再看见提纲,我还能保持热情,我真的写吧~~~不然就把提纲贴上来算了~~

P.S. ZHUZHU,人家生日不远了哦!(明明还有2个半月多!!!)你要记得哦,人家要贺文哦!哈哈哈哈!只是你那女鬼文能完结就不错了,⊙﹏⊙b汗

P.S又P.S 最近右手总是酸麻,有点担心鼠标手,又有点担心颈椎引起的。于是把鼠标改成了左手操作的。不习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