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个纪念!

竟然可以刷的进来!!!先留个纪念!
发现10年前还是很自然的在写东西的。
然后突然上不去了,12年3月应该是解封过一会儿的,然后又不行了。。。
所以现在既然可以刷进来,就写点什么吧!

蛇年终于来了,太岁终于结束了!
新的一年,要加油啊!!!!

置顶BGM

Kurikaesu 春 (春来春去)

-244ENDLI-x 2008

是自己觉得老二SOLO里面难得一首积极意味的歌曲,
每次听来总觉得沐浴春日暖阳,和谐春风拂面,总之就是适合春天的歌曲。

我的纠结是平复不了的

青岚看来是五月一定去了。
我总觉得自己放弃了。。。。
虽然一听见老二SOLO的歌还是会心动,我都有冲动周末把si:坑出来重温,这算自虐吗?

最近房子的事情在等那笔奖金的落实,收到钱了,估计我就咨询看看如何把家里的公房买成商品房,断了我去那里的资金,估计我就心定了。虽然不至于完全去不起了,但是我讨厌紧巴巴的资金计划。所以我应该会彻底放弃才是。

或者真的要对不起ZHUZHU,放在她那里的碟和欠她的3000日币只能看看佳佳是不是7月SHOCK成行,帮我带回来了。而且不知道她肯不肯帮我背瓶雪肌精回来。╮(╯▽╰)╭,早知道年头时候自己就败了,果然我的计划一直会变更的。

其实还有问题哦,要是后面几个月EE又有了呢?

六月,七月,八月,我决定了这3个月对我都是可行的。如果有TOUR,如果是关西场,如果不只一场,我就去。
而且哈姆酱要去留学了,京都终于有人了,可惜就呆一年。

要是上述都不行,我估计我会在后半年天天祈求关西单独跨年,能让我今年无论如何都去次奈良。或者我真的要考虑KK CON的大阪场了,反正西西都跟我说年底可以考虑了,大不了勾引她去感受一下两位的MC的魅力。

不过已经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但是似乎我一冲动起来也就冲动的去了。这个也是可能的。

所以我再纠结一会吧。。。。。

SHOCK首日&情人节贺文

人家想写长篇诶,不过估计说的也就是一天里面的故事,所以应该也就是中篇罢了。满久前就开头了,但是一直没想完整故事,但是2010/2/14这个一定要放点啥上来,为了攒RP,可是好像一上来就让老大出了点意外||||这个结局其实很好,应该没啥吧。尽量早点把结局写出来,也应该没啥吧||||我会努力的。要是可以,我应该能日更!反正更给自己看,没啥没啥!


情人节

1
白墙,白床,普通病房。

床上的人,清瘦的身体套在宽松的白色的病号服中更显得瘦小,并未如预想那般还在熟睡,而是环抱双膝坐在床上,浅褐色头发衬着白皙的脸庞,没有多余表情,深思的眼神透过窗外望着,但是看什么呢?

窗外被临墙而植的高大杉木遮挡着,连天空都看不完整。随着眼神的方向定睛看去,才发现一对麻雀真无声的互相梳理着羽毛。突然一阵风吹过,惊扰的鸟儿瞬间飞离“哦——”,忍不住发出了声响。视线转移到病床上的人时,发现他也在看他,顿时脸颊微微的发烫,习惯性的摸着鬓角, “你醒了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正式踏进病房,带着偷窥恋人被活捉的窘状,但仍旧未忘记与生俱来的絮叨本领,把玩着手里的罪魁祸首,“你啊,都过三十了,怎么走路也不注意呢。不过高空掷物的人真的好缺德哦,好好的木头熊玩偶也会随手扔,木头哦,虽然个头好大,但是分量到是不重啦。你是不是会想重力加速度问题,我明白的啦。别看是木头的,高空下来还是会砸坏人的,不砸到小朋友也砸到花花草草啦。还好没啥流血事故,怎样,头还疼吗?”说着,一只手摸上了对方的额头。没有忽视手下微微退让的小动作,对上了清冷略显茫然的眼神,“不疼,但……你……是谁?医生?”

只是想乘着工作空隙来看看住院中的恋人的J大综合医院儿科大夫堂本刚的招牌笑容瞬间僵硬。。。。(⊙o⊙)…失忆?!USO——

“刚——KOCHAN竟然连我都不认得了,今天准一莫名的生我的气,现在KOCHAN又不认得我了,刚,我好欲哭无泪哦——”满头黑线努力避让着长濑大狗的鼻涕眼泪,堂本医生想着你满脸鼻涕眼泪,欲哭无泪是我。。。。。抬眼望着给恋人看诊中的亲友,心中真是五味陈杂。情人节的早晨,睁眼互道早安的亲吻,一同上班的亲昵,甚至偷偷藏起来的准备晚上惊喜的巧克力,如今却成了讽刺,谁叫恋人午休从一起吃便当的湖边先走一步,被医院大楼不知道是哪个科室窗户扔出的木头熊玩偶给砸了正着,失忆中,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更不要提他这个已经相恋十三年的恋人。

“光一因为脑部受了轻微震荡,所以造成暂时性失忆,应该会回复,只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冈田准一拍拍堂本刚的肩膀,完全忽视边上仿大型犬的急诊大夫的哀怨眼神,“努力尝试找些以前的话题,带他去熟悉的地方,估计有了刺激他会想起来的,作为主治大夫,我只能做到这些了。我很抱歉。”堂本刚听着冈田的诚恳的道歉,想着不愧是我的大亲友,如此的负责,十分感动,“小准,你已经帮了很多了,不必介意。”我一定会让KOCHAN想起来的。

看着冈田走出病房,长濑跟了出去,喊着“准一,你到底生气到什么时候啊,而且你为什么生气啊——”但是马上被急诊寻呼叫走了。终于落单的冈田长松一口气,捏紧了口袋里面的小小的木头熊玩偶。

总在自己应该要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想要偷懒。。。

潜意识总是抱着阿Q精神死不放手——

我啥时候能改变,或者说是蜕变?

不是主观意识的想,而是能动性的去做。。。。

困难,困难啊~~

哎,好想好想在微风的晴天,绿意盎然的湖边,静静的晒晒天阳。。。。

每当这样想,总能勾起薄荷岛那个全然放松的下午,吊床上姿势诡异的午睡,海风轻轻吹过耳边,节奏舒缓的浪花声,远处玩耍的嬉闹声,椰树林下适宜的温度,这一切还好好的保留在脑海里。

昨天看了点新闻,关于菲律宾的事情,哎,愿事情快点平息,愿那个美好的地方恢复原有的安宁。